第10503章


    王洛非但沒有浮躁,他還踏踏實實沉下心來,不僅找到了陣眼,而且距離推算出陣眼極限也只差最后的一步之遙。

     結果在這個最后的關鍵關口,陣法居然被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家伙,用一種他完全看不懂的方式給破了!

     這讓他情何以堪!

     面對少年的質問,林逸想了想:“也沒做什么,就這么踹了一腳,結果就這樣了。”

     王洛呆了一下,隨即勐的搖頭:“不可能!這里根本不是陣眼,就算你再怎么走狗屎運,也絕對不可能這樣就破開陣法,我的算法一定沒有錯,肯定是陣法自己出了問題。”

     “嗯,有那味了。”

     林逸饒有意味的捏著下巴,錯的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多么熟悉的中二發言。

     這時陸洗雪的聲音傳來:“不是陣法的問題,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找到的那個陣眼只是我設下的一個誘餌,根本不是真的陣眼。”

     “誘餌?怎么可能是誘餌?”

     王洛頓時成了一只被踩中尾巴的貓,整個人當場炸毛。

     只不過他本身實力一般,剛想做點什么動作,就已被陸洗雪一腳踩在腳下。

     “……”

     看著面前這個溫婉大方堪稱大家閨秀典范的女孩,一本正經的將少年踩在腳底,同時臉上還要保持淑嫻恬靜的表情,饒是林逸也都不禁為之側目。

     這小姑娘也是個干大事的人啊。

     陸洗雪一邊踩著王洛,一邊對著林逸恭恭敬敬施了一禮:“小女子之前多有失禮之處,還望前輩海涵。”

     林逸笑笑:“好說。”

     陸洗雪正色問道:“他剛才找到的是誘餌,可前輩剛剛所在的位置也不是真正的陣眼,不知可否請教前輩,我的陣法為何會被破掉?”

     這個回答,連另一頭的陸棋友也都洗耳恭聽。

     林逸回道:“所謂陣眼,無非就是對陣法薄弱處的一種別稱,而陣法的薄弱與否并不是一個絕對值,而是一個相對值。”

     “對于實力有限的人來說,哪怕他全力以赴,也攻不破你陣法最薄弱的一環,那么你的陣法于他而言,就沒有可利用的陣眼。”

     “反之,對于實力強大的人來說,他的隨手一擊就能破壞你陣法的任意環節,那么你的陣法與他而言,就處處都是陣眼。”

     陸洗雪若有所思。

     被她踩在腳下的王洛卻氣急敗壞:“歪理!都是歪理!照你這么說破陣豈不是成了靠蠻力就能解決的事情,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了?”

     林逸點點頭:“本質就是這么一回事,大力出奇跡嘛。”

     王洛不由噎住。

     在他從小接受的熏陶之中,陣法絕對是天底下最具有技術含量的存在,陣法師就是天底下最聰明的一群人,沒有之一。

     可是從林逸的嘴里說出來,他引以為傲的高智商卻成了可笑的空中樓閣。

     既然大力就能出奇跡,那他從小學習的種種深奧技巧算什么?

     林逸掃了二人一眼道:“陣法的本質是對力量的運用,所有的陣法技巧,都是為了這一點服務,若是反過來覺得掌握了復雜的技巧就能無視力量本身,為了炫技而去使用技巧,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陸洗雪似有所悟,連帶王洛也都陷入了沉思。

     以他們二人的家世背景,從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各種所謂高端技巧,而他們最大的問題,就是容易陷入陣法技巧之中不可自拔。

     事實上,陸洗雪的這個第十層大陣就犯了這個毛病。

     而一心破陣的王洛,也同樣鉆了這方面的牛角尖。

     片刻后,陸洗雪回過神來:“可是前輩剛才那一腳的力量,應該也還沒有達到完全超出我這陣法承受極限的程度吧?”

     林逸點頭:“確實沒有,只不過以我這一腳的力度,你的許多環節對我來說都是陣眼,而我剛剛選擇的地方,只是其中之一罷了。”

     陸洗雪愣住。

     這話聽起來簡單,但真正操作起來難度之大,不到那個層次根本想象不到。

     哪怕林逸嘴上強調力量才是本質,可陸洗雪卻也看得出來,這家伙在技巧方面才是真的強。

     關鍵對方的技巧跟她這種花里胡哨不一樣,而是源于對陣法最底層本質的洞察。

     沒有降維級別的陣法造詣,根本用不出如此高屋建瓴的破陣手段。

     甚至于,陸洗雪隱隱在林逸身上看到了自家太爺爺的影子。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連她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太爺爺可是資歷最深厚的陣法大宗師之一啊,面前這人就算陣法造詣再高,怎么也不可能跟太爺爺相提并論吧?

     另一邊,沉小鳥看著陸棋友道:“怎么樣?你現在覺得他夠資格弄一張金卡了不?”

     “夠夠夠!絕對夠!”

     陸棋友連連點頭,林逸剛才的這番話連他聽了都深有感觸,甚至有醍醐灌頂之感。

     毫無疑問,其陣法造詣妥妥在他這位陣法宗師之上,雖然以他的眼力還無法評價是否摸到了陣法大宗師的門檻,但弄一張陣法宗師的身份卡絕對是綽綽有余。

     實力決定地位。

     此時林逸在他眼中的地位跟剛才相比已是天差地別,無論林逸本身再怎么備受矚目,在他們這些陣法宗師眼里頂多也就是個實力強一點的路人罷了。

     可是現在林逸展現出了深不可測的陣法造詣,立馬就成了他心目中的座上賓。

     真正的陣法師,眼中只有陣法沒有其他,這是陣法界一向推崇的風氣。

     陸棋友雖說性子咸魚,但骨子里還是一個典型的陣法師,但凡陣法造詣高深之人,在他這里都能得到足夠的尊重。

     陸棋友隨即為難道:“可沒有您的橙卡特權,就算是我們分會也沒有權利直接給人開具金卡。”

     沉小鳥笑了:“我的橙卡不行,可擁有橙卡的也不只是我,還有你家老爺子不是嗎?”

     陸棋友眼睛一亮。

     給人開后門辦金卡這種事情,以他自己的膽子即便再欣賞林逸,也是絕對不敢向自家老爺子開口的。

     可是沉小鳥不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