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番外十二(1 / 2)


楚天擎的所有决定,即便是夏清姿当时并不在场,楚天擎也会第一时间告诉夏清姿。

“你让这么多官宦世家子弟去西月关,只是为了让他们历练?”

夏清姿坐在梳妆台前,问出心中的疑惑。

楚天擎并不隐瞒,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为念潇物色合适的人选,既然是挑就要挑最好的。”

最好是文武双全,不但才华出众还必须能保护好他的念潇。

夏清姿回过头,“念潇才多大?”

念潇也才十一岁,她不想念潇这么早嫁人。

想当初,她也是过了十六七才和楚天擎圆房。

楚天擎笑着说道:“我又没说把念潇嫁出去,只是物色,我还想多留念潇几年。”

念潇是他和清姿的第一个孩子,而且念潇出生的时候他并没有陪伴在清姿身旁,他想多留念潇几年,好好弥补这个遗憾。

“现在物色还是太早。”

夏清姿就怕楚天擎一旦真的有了人选,怕对方迫不及待的迎娶念潇。

念潇毕竟还是个孩子,再过几年也就十四五岁,太早嫁人生子对念潇的身体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楚天擎重用谢珩,以谢珩的能力和家世,求得公主下嫁,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你要是不赞同,就过几年再说。不过现在让这些孩子历练历练也没坏处。”

夏清姿又低头看了看楚天擎写出来的名单,谢珩的儿子谢承瑞,江家二房有个叫江琛的孩子,还有现任的兵部侍郎以前镇南铁骑的副将之子,加上夏卫君的儿子夏子逸,都在楚天擎的人选之列。

夏子逸很小的时候,她倒是见过,夏卫君和哈雅特意带着来天圣京城,那时候的夏子逸就长得白白净净,很是讨人喜欢。

谢珩的儿子谢承瑞,她以前也见过一面,只记得瘦瘦小小的,但是文采过人。

至于江家那个孩子,她倒是常常见得到,那个叫江琛的孩子一直跟在江少钦身边,由江少钦负责教导。

“一转眼,孩子们都大了。”夏清姿想起以前的事,就觉得无比温馨。

再抬起头看向梳妆台的铜镜,过去的这十几年的时间,已经能看到自己身上岁月的痕迹。

“孩子们大了,我们也老了。”楚天擎倚在夏清姿身旁,和夏清姿一起看向梳妆台铜镜中的自己。

说实话,这十几年的岁月很是眷顾楚天擎,几乎没怎么变样,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发福油腻,反而比以前更加的稳重成熟,俨然活成了中年美大叔。

而她……

“我是真的老了。”她就快三十岁了,已经不再年轻。

“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只爱你。”

现在的夏清姿,无论是气质还是模样,都彰显成熟女人的韵味,甚至比以前更令他着迷。

夏清姿微微一笑,娇羞的样子仍然像他们刚成亲时,让楚天擎忍不住的心猿意马。

“老夫老妻的,被那些宫人看见多不好。”夏清姿娇羞的回答这么一句。

从她嫁给楚天擎到今日十几年,的的确确是老夫老妻。

“谁敢看朕?”

楚天擎故意很大声,还抬头望了一眼殿外。

嗯,殿外一个人影都没有。

只要有他在夏清姿住的寝殿,保证里里外外没有任何宫女和太监敢上前。

因为都知道,他在的时候就是和夏清姿独处的时候,除非有紧急军情,否则任何人都不能前来打扰。

“清姿,我觉得我们都还年轻,可以再生一个的……”

没等夏清姿回应,楚天擎就一个公主抱,在夏清姿的惊呼声中,一转身两人就倒在了床上……

在楚天擎的圣旨送到各家后,根据圣旨上的要求,第二天就由专人护送至西月关。

谢珩还好,虽然心里不舍,但面上总能绷得住。

可谢珩的正室夫人就不同了,这可是她唯一的儿子,无论是不是谢家嫡长子,这位正室夫人把儿子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要。

“老爷,就不能想想办法吗?让承瑞去那么远的地方,我怎么舍得……”谢珩的正室夫人姓王,一大早就在谢珩耳边哭哭啼啼。

“这是圣皇的意思,是圣旨!”谢珩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经过一晚上,其实谢珩已经想通了。

边关早已没有战事,即便是承瑞去了边关,也不会有危险。

楚天擎是武将出身,重文也同样重武,楚天擎之所以这么做大概也是为了考验承瑞。

谢家想和皇室联姻,天家的公主没那么容易下嫁,楚天擎此番安排也不是没有道理。

“老爷一向看重承瑞,如今怎么反倒没了主意?”

承瑞从小就被谢珩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谢家上下都知道谢珩有多重视承瑞。

“我也不舍得,可圣旨不得违抗。”谢珩只能劝说自己的夫人,“承瑞就是去了西月关也不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