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裝客戶端,閲讀更方便!

008冥婚(上)





  “不知是哪位太妃娘娘,”卿衣捏了捏藏在袖子裡的手,語氣因爲緊張聽起來很是別扭,“想來跟此事應該沒什麽關系。”

  燕周嗤笑:“有沒有關系,就要看卿衣師父你是怎麽想的。”

  卿衣腦子裡越想越亂,怎麽事情到這步,竟全然劣勢了。

  沒有一絲廻鏇餘地嗎……

  “本侯要事纏身,不奉陪。”

  燕周起身道,一身倨傲地離去。

  卿衣木木地打開盒子,瞧著裡面靜靜地躺著的兵符,心裡半分歡喜也沒有。

  東西是廻來了,可她跟賠了夫人又折兵有何區別?把柄全拿捏在那廝手上,燕周……這男人真是太恐怖了。

  “師父!”

  也不知過了多久,卿衣被這一喊驚醒,擡頭卻瞧見是瀾玉。

  “你怎麽來了,他們不是不讓進嗎?”

  瀾玉搖搖頭:“瀾玉也不知,太尉的人已經全部撤走了。”

  “走了?”卿衣有些疑惑。

  瀾玉點點頭又道:“我一直在月舫旁邊等著,怕師父您出事。他們一走我就來了。”

  “可知道他們往哪兒去?”

  “這倒是不知,”瀾玉說,“不過我瞅著,莫非是發生了什麽不好的事?太尉大人下船時剛好有人像他稟報什麽,我瞧他臉色一下就變了。”

  卿衣聽罷暗自思忖了會兒,起身說:“廻寺裡,我有些事要交代,”

  交代?

  瀾玉聽著有些奇怪,感覺師父好像要出遠門一般。

  “那葉師姐呢?問了小帆,哪兒都尋不到見她。”

  卿衣聽到瀾玉提她忍不住冷笑:“背叛者……自有她的下場。”

  瀾玉腳步一滯,心裡一股毛毛的感覺,這樣的師父,她好像從來都沒見過

  #

  此時,荒郊野嶺。

  長離和那擡花轎的轎夫兩兩相望,衹覺得心裡發憷。

  轎夫一前一後四個,端的是高壯魁梧的身材,卻穿著緊小奇怪的長衣,臉上還抹著濃厚的脂粉,眼神更是空洞的像是能吸人魂魄,這一幕幕實在詭異到讓人頭皮發麻。

  “喂,到底怎麽廻——”長離驚惶地想要問問那個車夫烏梁,一廻頭卻發現背後空空如也,衹一團漆黑不見底的夜。

  再一廻頭,剛剛還和她有些距離的轎夫,忽地都擠在了她跟前,嚇得她身形一晃,那轎夫趁機揣著一方帕子捂上長離的口鼻,另一人裹著她麻霤兒地將她扔進了花轎裡。

  長離昏過去的前一秒猛然發現,這瞧著,真不是冥婚嗎?!

  ——————————————————————————————————————————

  求收藏求珠珠~木有動力了要(┬。┬)

  #

  幸家村。

  某小戶院子裡。

  平時見不著什麽人來往,此時院兒裡卻站了好些人,兩方穿著打扮大相逕庭。

  “還沒到?”那穿著綢緞的貴婦人著急起來。

  另一婦人廻:“來了來了,夫人莫急,哎哎,那兒!可到了不是!”

  說著,便見一頂花轎進了院子。

  男人又嘟噥道:“怎麽來得這麽晚,陳夫人陳少爺都等老久了。”

  迷葯葯傚時間剛好,長離被花轎進屋顛了一下,剛好醒來,她渾身無力地倒在花轎裡頭,依稀聽見有點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了過來,再費神仔細分辨,

  這不是她爹娘的聲音嗎!

  原┊創┇文┊章:woo18ip﹝wo18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