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137主婚人(2 / 2)

  弟子身上虽没伤,但被吓得不清,这会都失禁了,他瞪着眼睛不断摇头,就怕再次被任心扔回去。

  任心轻哼:“胆小如鼠,该锻鍊锻鍊,要出去给人看见我华山派派弟子因几隻妖兽吓得如叁岁小儿屁股尿流,颜面何在!”

  于是乎在任心的监督下,门派弟子埃个排队进石门,进门前他问。

  “想看掌门夫人?”

  弟子挺直腰杆目视前方,大声道:“回掌门,弟子不想!”

  任心一巴掌搧向弟子后脑杓:“好个不想,不尊重掌门夫人,进去!”

  下一个人。

  “想看掌门夫人?”

  “回掌门,想看!”

  “掌门夫人也是你想见就见的?进去!”

  温容:...

  任心美名其曰是训练弟子,实则发病。

  身为任宁尚且劝不住,更别提现在,于是她拉二愣子到一旁说话。

  祝离川多年未见温容,笑得很是憨厚。

  “闲云仙好久不见!”

  喔,对了她现在是温容。

  再叁提醒自己莫要不小心露馅,便开始跟祝离川闲话家常,聊得都是些小事,渐渐地他提起师傅收个小师妹,说起小师妹祝离川是来劲,越说越激动,对着温容滔滔不绝,纯然将温容当成一个能吐露心事的“长辈”。

  祝离川没忍住拉着温容的手,小声说道:“闲云仙,我跟小师妹成婚时,就拜託您当主婚人了!”

  “主婚人?”

  这声音传自他们身后,任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折腾弟子,站在后边偷听聊天。

  任心双手抱臂说起话也是阴阳怪气:“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这小白眼狼忘了还有个父亲,眼巴巴跑来找这咸鱼仙做主婚人,那得多吃里扒外,这些年全白养了。”

  祝离川的想法很单纯,他本以为师傅不赞同他与小师妹在一起,这才找闲云仙当主婚人,现在听这话,以为是师傅要点头同意,便惊讶问道:“那师傅愿意当我跟小师妹的主婚人吗?”

  温容:...

  那壶不开提那壶。

  原想将祝离川拉到一旁避祸,奈何他就是阿斗,跪在地上给他当垫儿也扶不起。

  正思考要怎么帮祝离川这傻愣脱困,远方黑气奔腾,为首的阴兵看见温容闪身而来,大批弟子察觉不对,纷纷架起剑阵,下人随主子,阴兵不客气的向任心砸东西。

  任心接住锦盒,眯一眼,尔后关上盖一笑置之,随意向后抛去,锦盒撞地玉石碰撞声清脆。

  那是陆谨行的玉珮,亦是对任心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