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7章 仇人相見


    各路大軍相繼開拔,劉大進和小毒王的西路軍行進速度最快,十九和木頭的人馬也已經沿著弱水河南下,剩下的就是當初岳敖的金部部眾了。獳天正和牛奮整軍備戰,隨時也能出兵東勝神洲。

     眾人散去,我才發現,人群里竟然還冷落了幾個人。

     除了那些半路加入的神獸、先天鬼族、域外人士,其中最為熟悉的便是第五云天和佑寧了。

     “諸位,抱歉了,剛才眾兄弟相逢,一時情緒激動,疏忽各位了!”我上前抱拳深表歉意。

     佑寧一笑道:“羅先生客氣了,不要說你了,就連我們剛才聽著中軍點卯也是熱血澎湃啊。光陰似箭,假若我在年輕些,哪怕做個馬前卒我也愿意隨大家廝殺去了。只是,如今我的修為已經不夠看了,還是乖乖做個觀眾吧。”

     聽話聽音兒,這拔罪天尊的言外之意是不想再殺戮下去了。

     這倒也理解。

     作為當年北陰大帝的左膀右臂,佑寧和鐘馗斗了一輩子,如今翊圣鐘馗早就隕滅了,所以,對于佑寧來說,如今的這些爭斗,都已經和他無關了。對于一個無欲無求的人,很難再有激情。況且,他其實說的也沒錯,作為老一輩的冥將,他的修為已經定化成形,就像青面和爨彧不可能再成長一樣,很難再有長足的進步,一個圣極的修為,在諸多上神后輩面前,確實沒法尋找自己的合理定位了……

     “天尊為冥界勞心勞力了上千個春秋,已經實屬勞苦功高,如今確實該好好休息休息了!”我正色道:“如果天尊不棄,可以隨我行軍,羅卜不求天尊上場殺陣,只要給我多參謀參謀就好了。當然了,經此一役,西北暫無戰事,若是天尊喜歡,留在三途村修養也好。”

     佑寧道:“如此最好,我就留在三途村吧,期待羅先生凱旋歸來的消息。”

     我看了看第五云天,一笑道:“我是叫你第五兄,還是叫你撥云上神更合適呢?”

     第五云天道:“什么上神啊,早就隨著輪回投胎不復存在了,還是叫第五云天吧,咱們認識的時候,就是這個名字。羅先生,我和拔罪天尊一樣,就不隨你同行了。一是我本修為就不高,不過是當年有伺機之能,混入天界上神名單,浪得虛名而已,現在更是空無戰力,隨你同行也很毫無益處。再者,剛才聽聞你們敘述,帝俊已死,不管此人品行如何,作為舊臣,也該是我們退出歷史舞臺的時候了。我就在這三途村潦草度日吧……”

     聽得出來,不管是白澤還是撥云,他們這批人其實在內心里對帝俊還是充滿著復雜情緒,既恨其任由不滅擺布,又懷念一起開創天界的日子。所以,對于這種決心歸隱的人,我也不好在過多說什么。

     “第五兄都這么說了,我羅卜只有恭敬不如從命了。”我一笑道:“不過,老兄乃是伺機之神,今日分別,不如給我占卜一卦,此去和佛國人馬決戰結果如何?”

     第五一怔,隨即笑道:“舊時之矛,焉能破今日之盾啊,我這伺機之神,早就過時了。不過,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有羅先生這樣的三軍之主,其實不用什么伺機卦術,我斷言此行必定大獲全勝。”

     “那就借第五兄的吉言了。各位暫且偏居三途村,等我得勝歸來。”我微微一笑,朝眾人再次抱拳一拜,朝獳天道:“咱們出發吧。”

     因為相繇橋的斷裂,大軍也只能沿弱水河南下,然后在北境口岸,在東行。

     牛奮回頭看了看那些退往三途村的人,忍不住低聲問道:“卜爺,你剛才為什么要朝第五云天求卦啊。按理說,咱們都是修為登峰之人,誰還不會占卜算卦啊。再說了,你可是不信天道的人啊……”

     我沒說話,獳天便道:“這便是羅先生的為人高明之處。羅先生問這話,看起來是在求教第五云天,實際上就是在試探他,到底是真心歸隱,還是待價而沽。如果他真推演一卦,那就是還想建功立業,只是不好意思開口,羅先生就會對他委以重任,給他這個曾經的上神足夠的面子。既然他推說自己已經沒有占卜之能,這就說明,確實不想參與爭斗了。當然了,這么做還有一個好處,其實也是側面告訴他們,既然要歸隱了,就安心歸隱,切莫再有其他想法。話聽起來有些不舒服,可你得知道,這些人都是三界開創時期的老人兒,固執且偏激,他們自己,或者他們原來的頂頭上司,和不滅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還有這重意思?我咋不明白!”牛奮咂舌道:“看來,我也得長點腦子了,你瞧你那劉大進,如今都成了狗頭軍師了。”

     我嘆口氣道:“本來,我也是個心無城府之人,可沒辦法,吳楊超一事,讓咱們吃了太多的虧了,我不得不每件事多一重思慮。當然,這不是我不信任佑寧和第五云天,而是我作為三軍之主必須的一個考量。放心吧,待到三界平定之日,屬于他們的尊榮一份都不會少。”

     西方庚辛金部最初成立的時候,本來就是以靈族為主力的軍團,岳敖、牛奮和東陵、硅孔都是清一色的靈修將領,這次恰好碧瑤就在身旁,東陵和硅孔一見舊主,早就難掩激動,一路上滔滔說個不停了。

     經過這么多波折,桃都山已經是人丁凋零,此番這兩個靈族最得力的島主歸來,總算是給你靈族增添了一點人氣。

     大軍其樂融融,極速行軍,到了弱水河和黑樹林的交界處,忽然看見遠處有一股兩三萬人的隊伍。

     老遠一瞧,這隊伍大部分人身著番教的黑紫色僧袍,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人。

     按理說,禿子他們先行一步,應該和這股人馬碰上了才對啊。

     拉近了一點才瞧出來,這伙人丟盔卸甲,似乎是剛剛經歷過大戰,正朝著酆都北門的方向狂奔。

     如此一來就不難判斷了,他們是剛剛被劉大進和王富華兩部打散的流寇,想要東竄龜縮到酆都城去的。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如果沒猜錯,這伙人,多半是善游步佛的殘兵。

     “相公,你瞧,那領軍的人手持一把金色香火爐!”碧瑤說道:“我記得這人和你那掉進了弱水河的莊嚴功德佛是一路貨色。”

     我頓時也看清楚了,此人便是那無憂德佛。

     當時他和夜摩天羅分持雙方部下,腳踏人命過的弱水河,后來夜摩天羅和那羅延被殺之后,這廝消失了,我猜測應該是連通蓮花光的人馬隨軍南下撤退了……

     他自己的人馬,剛不久前被百萬大軍屠殺的那股流兵。而現在跟在他身邊的,應該是那羅延的人。

     總之,不管這伙人是誰的人馬,那都是我們的死敵,他們身上都帶著我們兩萬弟兄的血。

     “獳天,牛奮,追上去,絕對不能讓他們入了酆都!”我冷聲道:“把那無憂德留給我,我要親手劈了他!”